無題

下起了雨,從廣州下到深圳
也許因為下雨的緣故,這裡的天很低,很藍

我挺懷念北京的春天和秋天,我記得在春天裡,柳​​絮滿天飛舞,走在路上,有些恍惚的感覺;而在秋天,郊區那些高大的樹開始落葉,刷刷的落葉好像怎麼也落不完,那是一種讓人激動的起雞皮疙瘩的意境

當初畢業趕往北京的時候,腦子想的是這裡有許巍,有零點,有水木,更廣闊平坦的田野,有筆直的又帶有兩旁高大樹木的路,有很多激動人心的東西。可去了之後才發現,除了樹和路,其他的,離的還是很遠

我現在喜歡廣州,我去過很多城市,廣州是我第一個察覺到自己喜歡上的城市,這裡的有溫暖的天氣,更自由的氛圍,離外面的世界也彷彿更近一些

有些人,一般不想起,可能只有在很難過的時候才會,記得以前有人說我很透明,我開始懷念那時的我:因為我發現在已經處在變化的邊緣,我感覺自己快要變了,快要變的不透明了

汪峰的歌,也很好,只是對我來說有些過於激昂,許巍的平靜也許更加是我現在需要的。我能感覺到許巍的有些歌曲裡的憂鬱,悲傷,有些歌曲的迷茫,有些歌曲裡的悲憫,有些歌曲的平靜,有些歌曲裡的感恩,有些歌曲裡詩意,等等,在難過的時候,真的很慶幸還有許巍的歌和歌聲。 。 。

我不時的想,也要學吉他,然後就坐在體育中心旁邊的草坪上,或者公園的某個角落,或者天橋下,唱那些給人平靜,溫暖和力量的歌曲,我不知道還要想多少次才去做,或者我永遠也不會做

記得有個作家說過(可能是羅曼羅蘭),人到一定的年齡時,會開始想“吐”,想”吐“出自己成長過程中已經接受的很多的世俗的想法
我就是要開始吐了,開始反省自己了吧。我以前以為自己是有信仰的人,以為自己與眾不同,但最近卻發現自己真的很平常,原來跟所有人都是一樣的
我感覺到自己信仰在慢慢的流失,我因此感到愧疚和自我厭惡,是以前的我幼稚,無知?還是現在的我世俗,愚蠢?

這些話其實更適合跟牧師講,然後期望他會轉頭遺忘

許巍,禮物:希望自己是,你生命中的禮物,當心中的歡樂,在一瞬間開啟,我想有你在身邊,與你一起分享

Chinese, Traditional

發表新回應